• 上一主题
  • 下一主题
级别: 准公务员
UID: 17400
精华: 0
发帖: 35
威望: 60 点
金钱: 90 RMB
贡献值: 60 点
注册时间: 2011-02-11
最后登录: 2011-02-22
楼主  发表于: 5天前
只看楼主 |

 人民需要游手好闲——好文共赏

多年前,乔丹退役——是那个靠一只篮球扬名的美国乔丹,不是那个靠两只篮球扬名的英国乔丹。记者问他退休后有何人生规划,天神乔丹说:我想去看小草如何生长。这一霎,如同络腮胡张飞忽然拈着绣花针,在花烛下给你羞答答地抛了个媚眼。
  小草如何生长,是早已被我们忽略的生活细节。某天清晨,我被一只在天台上散步的麻雀吵醒。我去给花草浇水时,在枝蔓上发现了一粒马蜂,还有一粒天牛,自从我20年前第一次进入城市生活,它们就再没出现过了。望见它们,犹如望见童年时的青梅,望见前世的床伴。这种幸福感,超越了单位发的过节费。
  我们的现世正在变得焦灼不安,每天一睁眼就开始想柴米油盐,这个世道在我们眼里日益狰狞,它是我们的肉搏对象,而不是欣赏对象。所有的风景都成了敝履,在柳岸闻莺处想环境保护,在断桥残雪边想供暖问题,是我们的必备功课。梅妻鹤子的隐士已经死绝,林和靖若活在现在,他在西湖孤山的茅屋早被拆迁队以违建之名掀了,哪还容得下他慢吞吞地研墨写什么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。
  30年前,我们好像没这么烦躁。那时还有肉麻情书、围炉夜话和清纯的山河,真是适合浪子生存的年代。90年代初还流行过一阵梁实秋、林语堂的性灵文字,可见人民需要闲淡,需要消遣。再往后,风花雪月没了,所谓风月,即是涨价风和月光族,大家都成了为苟活而挣扎的一群兽,活得一点都不像人类。
  前几天长沙暴雪,被一堆文案搞得焦头烂额的我终于按捺不住心性,趴在窗棂边看雪,从雪粒子到鸭毛再到鹅毛,而那萎顿的枯草被雪片不断堆积,如同一个被无数欠费单掩埋的草民。我想起倘在北洋或是民国,文人们又要开始煮酒了,陈独秀和郁达夫又要换上呢子大衣去八大胡同狎妓了,而我只能披雪出门,去参加一个关于赚钱的会议。
  姜文的新片里有一句台词:让子弹飞一会儿。即使是生死攸关时,也是可以闲下来点棵烟看风景的。某个阳光华丽的初秋辰光,幼齿带她父母去逛君山看湘妃竹,我独自坐在洞庭湖边的树荫下钓鱼,倾听秋风过耳,晚蝉呻吟,凝望水波万顷,渔娘浅笑,遥想罗泽南和曾国藩的水军。虽然指头大的鱼苗都没钓上一条,但嗨的程度,竟是不亚于年少时的第一次梦遗。
  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一次演讲中说:我在济州岛和韩国总统及中国总理会谈后,回到酒店时,窗外飞来一只小鸟,这是我的故乡经常可见的一种鸟,它是来告诉我:该回家了。这个首相有点儿戏,有点游手好闲,不过相形于某些肃杀漠然的官府言辞,这样的话倒是直捣我们的内心。
  我们的人民,为什么不能游手好闲?因为虽然国富,但是民贫,即使一小撮已经初步解决仓廪问题的中产,也在担心自己的财产被强拆和税赋夺去,而即便是既得利益者,也会担心自己的金库被飓风卷走。没有任何人幸福,所以,没有任何人能游手好闲。
  其实生活里不乏美好,只是现实已经压榨掉了我们悠闲的痞气,只剩下粗莽的戾气。某个周末,我的大学舍友老王给我打电话,说他正独自在厦门岛上喝茶叹海风,忽然想起了我,我说你真是快活赛妈祖啊。聊罢,趿着拖鞋去买菜,望见两个老头在小区里晒着太阳下象棋,突然就吵架,抡起塑料椅子互砸。我笑吟吟地站定了看,想起少年时和老王在宿舍里打牌吵架,也是抡起椅子乱砸,如今我们都被岁月催熟成了稳重的中年人,不动拳头好多年了,这些无所事事的老头倒比我们顽劣得多。我想起我那懒惰的祖父,生前终日到村口的榕树下观赌,或者参赌,那般静稳、百无聊赖的现世,让我每次在异乡的午夜梦魇里醒来时,都要嫉妒一回。
顶端
gyb2011
级别: 准公务员
UID: 21001
精华: 0
发帖: 4
威望: 4 点
金钱: 4 RMB
贡献值: 4 点
注册时间: 2011-02-23
最后登录: 2011-02-23
1楼  发表于: 昨天
只看该作者 |
现实生活节奏越来越快,难得休闲
走好那条自己选择好的独木桥
顶端
  • 上一主题
  • 下一主题